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暗码

[名流轶事] 曾任清华学校国粹四大导师之一的梁启超老师,他眼里的孔子什么样

3 已有 261 次阅读   2018-07-11 06:00
曾任清华学校国粹四大导师之一的梁启超老师,他眼里的孔子什么样

梁启超暮年弃政从学,曾任清华学校国粹四大导师之一,著有《论中国粹术头脑变迁之局势》《欧游心影录》,力赞老子、孔子、墨子,将他们称为“三贤人”,代表中国文明的精华。

孔子

1. 孔子其人

周灵王二十年,即鲁襄公二十一年(前551年),孔子生。

孔子少孤,二十岁左右为贫而仕,尝为季氏之委吏乘田等官。二十四岁失恃,有门人助葬。

三十六岁避乱至齐国,三十八岁自齐反鲁,门人益进。四十八岁,阳虎囚季氏,欲用孔子,孔子不仕。

五十一岁,见老子。五十二岁,出仕为中都宰。五十三岁,相鲁定公,会齐侯于夹谷。五十五岁为鲁司寇,堕三都。

五十六岁,离鲁至卫。五十六岁至六十九岁历游卫、曹、陈、宋、蔡、郑、楚诸国,居卫最久,陈次之。

六十九岁自卫反鲁,修《诗》《书》《礼》《乐》,作《易传》,七十二岁作《年龄》。

孔子卒于七十三岁,时鲁哀公十四年、周敬王四十一年(前479年)。

联合孔子平生古迹,应留意到其人有这些特点:

① 孔子身世甚微,并非士族,且为庶出。

② 孔子讲授甚早,年二十四失恃时,已有门人助葬。

③ 孔子政治生活甚短,最大的奇迹便是堕三都,意在冲破贵族政治,但完全失败了。

④ 孔子游历地甚少,实践到过的只要周、齐、卫、陈,能够还到过楚国属地叶,至于宋曹郑三国,则只是颠末,而没有住,算起来不曾走出今山东、河南两省。

⑤ 孔子著书甚迟六十九岁自卫反鲁后,才开端删定“六经”。

2. 孔子学说

(1) 孔子学说的大纲条款

① 为学

孔子主张的“学”不是后代一些人所曲解的去世念书,而是“屡空”,是“心斎”,是“自制复礼”,是“不改其乐”,是“不迁怒不二过”,是“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,瞻之在前,忽焉在后”,学的是怎样生存,怎样来养成本人的品德。

② 一向 忠恕

孔子曾说“吾道一以贯之”,这里就包括着“学”的办法。便是他已经通知子贡,说本人不是“多学而识”,是“一以贯之”。

也便是说,学做人的原理也好,学其他的也罢,并不只仅是靠知识或经历的堆砌,而是掌握学习的办法和原理,可以运用在学习任何事变上。

梁启超老师对孔子这句话中,“吾道”的“道”作了探寻,借由曾子的口可知,此“道”指的是“忠恕”(曾子曾说“役夫之道,忠恕罢了矣”)。孔子本人也干证过,他已经答复子贡问的“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?”道“其恕乎?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”

“忠恕”的意思可解为“尽己之谓忠,推己及人之谓恕”。

③ 仁 小人

之前说孔子讲的“学”,是教人学做人、养成品德。梁启超老师将“仁”解作“抱负品德”,而“小人”则是能合着这种抱负的人。

“仁”字拆开,是两团体,可见“仁”这种抱负品德是表现在人与人的相处与来往中的,没有别人,则显不出团体的“仁”来。

关于“仁”的规范,“小人以发奋图强”“小人以厚德载物”……等等详细的言语散落在《易经》《论语》《礼记》等材料中,各人可以看成增补阐明,把这些文献中关于“仁”和“小人”的条款逐个找来看。

但归根结底,要了解学习孔子的“仁”,我们应像上一条款所述,去寻觅“一以贯之”的原则——孔子说的“君君臣臣父父子子”就含着这种原则,即与人相处,要做契合单方绝对干系的事变,为人君,要仁爱,为人臣,要敬上,为人父,应慈祥,为人子,应孝怙恃……等等。

④ 礼

最陈旧的礼本是宗教的一种典礼,然后演化为统统社会习气、礼节以致举动标准。孔门注意礼乐,是由于视之为修养品德的利器。

⑤ 乐

音乐是孔子的癖好之一,也是他门下的?课。孔子注重音乐,也由于他以为音乐是人类有感于人事物而发的,是愉悦兽性、熏陶情操的好东西。

⑥ 名

孔子注重“正名”已不必多说,正名然后可以循名责实,以求名实相副。不然,名不正,则言不顺、事不可。

⑦ 性命

孔子少言“性”,而多论及“命”。孔子所说的“知定命”也常被曲解为广义的人之“宿命”。实践上,孔子所说的定命,更多指的是天然界的肯定规律。比方庄子援用的孔子之语说“子之爱亲,命也,不行解于心。”

⑧ 鬼神祭奠

孔子教人,说的都是人间法,而不说神神鬼鬼的工具,但祭礼、斋戒他倒是倡导的。在他看来,“万物本乎天”,以是祭天;“人本乎祖”,以是祭祖。以是说孔子的祭礼,是将“祈求护佑”的需求变化为“反本报祖不忘其初”的埋头,正如他说“慎终追远,民德归厚矣。”

孔子哲学头脑的汇总(自《易》)

在宇宙本体是什么这个事变上,孔子的见解是“神有方而易无体”,即宇宙是没有本体的。“易”便是变化,方生方逝,方逝方生,万物都在不时活动。

(2) 孔子政治头脑的汇总(自《年龄》)

孔子的政治头脑源自于孔子对抱负社会的要求。孔子的终极抱负社会形状是“大同”,大同社会,天下为公,选贤与能,讲信修睦,不以团体或家属为单元,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,儿童有大众教诲,老弱废疾有大众养老与医疗……

然后,他又提出“小康”作为迈进大同天下的过渡。两者区别在于小康是阶层主义,大同是对等主义;小康是公有主义,大同是相助主义;小康是国度家属主义,大同则是天下主义。

(4) 总结

我们晓得,孔子行事最尚“中庸之道”,对他来说,但凡在两个极度的主张,都含有一壁真理,但又各有各的缺点,以是他情愿接纳折衷实用的主张去面临、处置事变。

而且孔子的中庸还具偶然效性,故称之为“时中”。所谓的时效性,也便是树立在他以为“万物都在不时活动”的宇宙观上,是静态变革、“与时偕行”的,而不是枯燥的。

而从涵养性情来说,孔子也提出了榜样: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。“知”便是明智层面,“仁”便是情绪层面,“勇”便是意志层面,三者分解一个完好的人,这便是我们说孔子教人,注意在教人过好本人的生存,从这三方面动手,做到“不惑”“不忧”“不惧”,那么生存也大抵便是自适而愉悦的了

分享 告发

宣布批评 批评 (3 个批评)